加拿大伦敦医学中心林含新研究员到访我室
来源: bbrc   发布时间: 2018-11-06 09:15   7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加拿大伦敦医学中心林含新研究员到访我室

加拿大伦敦医学中心林含新研究员到访我室

作者:王海浪 图片:彭昊

11月2日上午,加拿大伦敦医学中心林含新研究员受彭良才教授邀请,做客第六期2018年交叉前沿学科高级系列讲座,在分子楼114会议室,为我校师生带来了题为《分子诊断与肿瘤的个体化治疗》的精彩学术报告。

报告中,林含新博士主要从三方面展开介绍:什么是分子诊断?什么是肿瘤的个体化治疗?如何利用分子诊断来进行肿瘤的个体化治疗?分子诊断(Molecular diagnostics)是指应用分子生物学方法检测患者体内遗传物质的结构或表达水平的变化而做出诊断的技术。个体化治疗(Personalized therapy)是将个体疾病的分子诊断结构用于指导治疗,以制定出最佳治疗方案。传统医疗采用统一方案治疗大众人群,疗效因人而异,且副作用大;而肿瘤个体化治疗对于每个人都能有独特的治疗方案,利用靶向药攻击肿瘤细胞,疗效效好,副作用小。随后,林博士用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为例,并以电视剧《血疑》、电影《我不是药神》为启发点,深入浅出地为我们讲述其中的原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一代“神药”——格列卫(伊马替尼Imatinib)就是世界上第一个肿瘤靶向药,它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人的五年生存率从不到30%直接提高到90%,把致命的癌症变成了一种能够被控制的慢性病,给无数人带来生的福音。CML的发生,是因为9号染色体的原癌基因ABL异位到22号染色体的的癌基因(breakpoint clustering region,BCR)上,形成费城染色体,两种基因重组产生融合蛋白p-210。与正常的p-150相比,p-210具有较高的酪氨酸激酶活性,可刺激白细胞增殖,最终导致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发生。格列卫(STI571)是由诺华公司(Novartis)研制的络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可与ATP或底物竞争性结合激酶催化位点,阻止酪氨酸激酶磷酸化,特异性抑制BCR-ABL细胞的增殖,但却不影响正常细胞的传导途径,从而可用于治疗CML,因而可以通过检测费城染色体和BCR/ABL融合基因,进行早期CML分子诊断。

在林含新博士的生动讲解中,广大师生们对分子诊断的作用意义有了更深入的认识,纷纷饶有兴趣地与林博士进行了广泛交流。众所周知,植物学很多创新性研究都源于医学的方法理念,而交叉前沿学科论坛的开设,目的正在于引导青年学子从多维角度思考,解答前沿科学问题。报告最后,林含新博士也寄语广大研究生们,热爱自己的科研工作,满怀兴趣的投入,不畏困难与艰辛,未来定能在自己的科研道路上越走越远。

【专家简介】

林含新博士,任职于加拿大伦敦医学中心,担任分子遗传学实验室主任,并兼任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病理与实验医学系助理教授。1992年、1995年和1999年分获福建农林大学植物保护学学士、植物病理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10年又获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曾经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威斯康星大学麦迪森分校、加拿大约克大学和麦克马斯特大学从事病毒学、肿瘤生物学、药物高通量筛选以及分子诊断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和临床实验医学培训。2012至今主要从事临床疾病,包括癌症及其它人类常见遗传病的分子诊断工作。在国内外期刊, 包括Nature Communication, EMBO J,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Journal of Virology, 上共发表论文51 篇, 参编著作一本。